你的位置:首页 >> 恐怖鬼故事 >> 正文
电脑版播放器,点最右按钮播放↓
手机版播放器,最右按钮播放↓

夜岗怪声

2017-12-03 原作:爱仙人

(以下文字由语音识别程序输入,仅供参考,请大家直接点击收听)

这个恐怖鬼故事是一个曾经当兵的网友,讲述的他的一个亲身经历。近来怎么样的人穿来进行叙述。就在我到部队以后的第二年。有1天晚上轮到我站夜岗。我们这部队是有一个大院儿。大院的西北角围墙根儿上。有这么一个木制的岗亭。因为是在围墙的角落,所以岗亭的两个相邻的边是靠着围墙的。跟没墙之间有一个不大的缝隙。缝隙里堆着一些杂物。还有一些枯枝败叶。感情和围墙之间,这个缝隙宽度也就能够站一个人。

当时正是入冬的时候。那天晚上风不小。吹的到处枯叶乱飞。我和另一名战友要到这个岗亭来站岗。大家可能知道,部队夜班岗哨交接要喊一句口令。站岗的人发现有人来了。就得养活一声口令。那么接岗的战士呢,就会说出上级给的口令。通常啊,就是一个两个字的词,你像三国演义里边曹操给出的军中口令口令,叫做鸡肋。这种习俗就在部队里延续至今了。站岗的喊一句口令。然后接岗的说完了,还在喊一句回令,然后站岗了,在回答一个相应的词。两边能对上。这才能走进了见面。然后交接一些执行的器具,都交接好之后,这才算岗位交接完毕当天晚上啊,我和小刘一边小声说话,一边往岗亭里走。一般那就是距离岗亭十多米的时候。那么岗亭哨兵就能发现有人。那边儿就在喊啦,可今天也不知怎么了?那边一点声音也没有。我们都走到快走到岗亭门口儿了。也没听说问口令。小刘说。哥啊!在哪儿可能是睡着了?咱别出声。慢慢摸过去,咱逗逗他俩。我说。你可别闹,他俩都带着警棍呢,万一他认错人了,在给咱来一下啊!受得了吗?话虽这么说啊,但是我俩都挺纳闷儿的。等会儿我俩走到岗亭前了。透过木门上的玻璃往里一看。岗亭里居然没有人。嘿,这可就太奇怪啦。入五到一年多了。也没听说过岗亭有空港的时候啊!就算有紧急情况啊,也得至少保证有一个人在岗。这是纪律啊!这俩人呢?怎么消失了?我们正纳闷儿呢,就听见岗亭后边儿。跟围墙的缝隙里有声音。就听见一些杂物,还有枯枝败叶沙沙作响,两个人从岗亭后边灰头土脸的钻出来了。小刘一看。酒乐了,我日,你俩干嘛呢啊?怎么从那后面穿出来了?寻宝呢?

这两个战友。也没问我们口令。直接就走过来了。其实啊,我们都是同一个牌的,互相都认识。是一口令的事儿谁也不会计较。我说。你俩呀,真是真行。大冷天的,不在岗亭你边儿呆着,到处跑啥呀。这两个人里有一个人叫洪斌,我叫他哄哥。这人文化程度不高,但是人很好,是个热心肠。他算是老兵了。他说。啊,我俩压根也没事儿,就是,刚才听后面有点恐怖声音,可能是有耗子啥的。那个什么,既然你俩来了,我俩就走了。那这个是。头盔手电警棍都给你俩啊!那个。那没事儿啦,我俩先走啦。宏哥说的时候好像吞吞吐吐的。平时的说话也不这样啊!不过我也没在意。他俩走了之后,我跟小刘就裹着大衣。在岗亭里几块砖头儿上坐下。因为岗亭里是不允许放椅子的。站岗是不让坐着的,不过既然是晚上就可以偷懒啦。我俩又聊聊会天儿。然后就各自拿出手机。看小说打发时间。其实要说的话,还是站岗的时候看小说,而这是违反纪律的。不过现在是和平年代,我们这个部队又不是作战部队。所以说思想觉悟就比较低啊,这也是。让各位见笑的事儿。就这么着过了半小时左右。我突然听见这个木头岗亭背后好像有声音。就是有东西在绞动书页的声音。我就问小刘。你听的声音了吗?小刘说听见了。还真有声音,刚才洪哥不是说后面好像有东西吗?看来还真有。走咱们看看去。

我俩从岗亭里出来,绕到岗亭背后。用手电往长婷和文祥中间的缝隙里一照。直接就放心里边儿有有几把大扫帚。还有一些砖头儿。还有很多风刮的落叶。什么也没有啊!我俩又回来了。可是一回到岗亭。过了一会儿,又有声音了。就这样反复很多次。我哪能也是出来查看了好几次。都是一无所获。期间我俩还拿出一个扫把向里面拍了一拍。也没跑出来什么东西。可能是真有老鼠……欢迎点击收听爱仙人播讲的鬼故事有声小说《夜岗怪声》。


本站素材均来自网络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联系站长删除。